天猫书城,正品低价,天天促销!您的位置: 图书链 » 数字出版 » 正文

教科书的数字化生存

2016-6-24   莫永超/文   来源:中国新闻出版广电网

核心阅读

在互联网海量而碎片化的信息中,帮助学习者筛选与归纳,建立合理的认知结构,教科书应成为这一学习过程的导航仪。同时,借助于数字化工具,更有助于建立教科书高效的使用—反馈机制。

选择数字化出版,可以兼顾更丰富的形式,可以不计容量地不断积累,还可以利用它将教科书接入数字化智能环境中,比起传统出版优势明显。同时,围绕教科书打造数字化的学习解决方案,并通过技术手段使之更人性化、个性化,将可以替代并超越教辅图书对教科书的支持。

作为内容载体、传播渠道完全不同于传统的全新出版形式,数字出版发展迅速。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调查数据显示,2015年我国成年国民图书阅读率为58.4%,而数字化阅读方式的接触率为64.0%,同比上升了5.9个百分点。过去两年中,手机阅读、电子阅读器阅读、平板电脑阅读及光盘阅读等都呈增长态势。在2015年,数字阅读率首次明显超过纸质阅读。

智能手机是数字化出版物的重要载体。相关产业数据显示,2015年我国智能手机保有量为9.5亿部,2016年有望达到10.6亿部,成为最普及的移动互联终端。设备已不再是数字出版、数字阅读的瓶颈。

以技术和资本触发的数字出版浪潮正在对传统出版形成巨大的冲击。狂潮之下,没有避风港,几乎所有类型的图书都受到数字出版的影响。基础教育教科书(本文仅针对此类教科书进行讨论)是传统出版的重要产品类型,也无法独善其身。持续创新、融合发展是行业应对数字化冲击的普遍策略,教科书也需要寻求自身的数字化生存之路。

长短之间

数字化出版物汹涌而来,必有过人之处。相比之下,纸质图书是有“短板”的。首先,图书是准静态的,更新周期较长。固化于实物介质上的内容无法实时更新,而即使图书修订再版,铺货和到货也需要时间,其速度和效率比起数字化出版物的网络传播渠道有较大差距。其次,纸质图书交互性不强。在智能化环境中,许多数字化出版物(如手机APP产品)可以实现内容与读者之间、读者与读者之间以及开发者与用户之间的信息交流,大数据技术甚至可以依托用户的背景数据提供最个性化的数字化内容。纸质图书在这方面先天不足。其三,纸质图书的表现形式单一。数字化出版物可以整合文字、图像、视频、音频、动画甚至虚拟现实产品于一体,比图书的图文形式要丰富得多。教科书依据课程标准等纲领性文件编写,有严格的审查和修订程序,通过制度保障其受众(广大中小学生)的权益,是最为“传统”的纸质图书,以上三个特征也十分明显。

不过教科书在与具有技术优势的新类型出版物的对比中也并非一无是处,它有自身的优势。第一,教科书具有一定的权威性。教科书的编撰有相应的制度进行保障与规范,须通过严格的审查,编写与出版单位也会依托广泛的受众建立反馈机制,获取内容优化所需的信息。这些措施保证了教科书内容的可靠程度。第二,教科书多有传统积累。内容创作与知识整合是一种创新,无法纯粹技术化、完全工业化,其中的经验和智慧是需要在长期的创作中进行积累的。而教科书恰是在长期编写、反馈、修订、维护中打磨而成的,纵使是历史最短的新世纪基础教育课程改革之初立项编写的教科书,至今也已是十几岁“高龄”。如此长周期的编撰过程,其中的积淀是快餐型出版物无法比拟的。第三,纸质教科书的实物感,目前尚为课堂所需要。在如今的课堂中,虽然数字化教育技术应用十分广泛,但要对学生形成视觉、触觉、听觉的刺激,还要保持信息的连贯性,没有可随时翻阅的实体书作支撑,是一种冒险。

坚守与转变

历史无数次证明,技术进步将推动某些传统行业消亡。在纸质图书规模稳定、数字出版如火如荼的当下,教科书如何实现数字化生存呢?至少如下几点是可以尝试的。

首先,坚守传统,做知识标准和核心价值的诠释者。教科书一直被视为判断知识观念正误的参照物、富有成效的教学方式的倡导者、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有力武器,这个定位不应随着载体形态、传播方式的改变而改变。尤其在互联网海量而碎片化的信息中,帮助学习者筛选与归纳,建立合理的认知结构,对其终身发展至关重要,教科书应成为这一学习过程的导航仪。同时,借助于数字化工具,更有助于建立教科书高效的使用—反馈机制,有助于教科书优化内容,坚守权威性。内容依然是教科书的立足之本。

其次,融合发展,营造数字化的教科书配套支持环境。教科书不是完备的、自成一体的课程资源,它的有效利用需要如备课资源、教辅图书等其他材料的支持。对于资源类型选题,选择数字化出版,可以兼顾更丰富的形式,可以不计容量地不断积累,还可以利用它将教科书接入数字化智能环境中,比起传统出版优势明显,将为教科书使用提供更有力的支持。同时,围绕教科书打造数字化的学习解决方案,并通过技术手段使之更人性化、个性化,将可以替代并超越教辅图书对教科书的支持。

此外,基于同一内容脚本的纸质教科书与数字化教科书并存,会是最佳的出版物生态吗?答案或许是肯定的。倘若有一天,名为“掌上物理”或“口袋生物”的APP上线,其内容结构依托教科书展开,呈现教科书的所有页面,对每一个细节字斟句酌的解释均可以通过点击获得,拨动手指播放教师针对某一知识片段的授课视频,课后的拓展内容以更丰富的形式呈现。心存疑问可以随时留言,与其他同学共同切磋交流……不要奇怪,这可能是发展的必然。

在现有的基础教育教科书管理制度下,教科书更承载着教育公平、政策保障的功能。在数字化大环境中,教科书只有紧随形势修炼内功,坚守传统谋求创新,才能不负众望,切实发挥引导作用,成为屹立不倒的传统或数字化出版物。

引用网址:http://www.tushulian.com/chuban/5472.asp
责任编辑:何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