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猫书城,正品低价,天天促销!您的位置: 图书链 » 编辑发行 » 正文

《启蒙时代》下卷出版记录现代世界的荣耀起航

2016-7-21   0   来源:新浪读书

《启蒙时代》下卷出版记录现代世界的荣耀起航·文章插图

近日,被誉为“文化史领域的弗洛伊德”、美国著名历史学家彼得·盖伊的名著《启蒙时代》下卷“自由的科学”中文版面世,由中国人民大学历史系王皖强教授翻译,并经清华大学历史系刘北成教授校阅。至此,彼得·盖伊的代表作《启蒙时代》终于以完整的面貌与中文读者见面。

《启蒙时代》是犹太历史学家彼得·盖伊的成名作,盖伊写作该书前后共花费了六七年时间,曾在国际学界掀起重新评价启蒙运动的热潮,上卷甫一出版,就获得了美国国家图书奖。而该书上卷《现代异教精神的兴起》于2015年由世纪文景推出中文版后,也在国内学界引起了不小的反响,读者中也受到广泛好评,并荣登《中华读书报》2015年度百佳图书、《新京报》2015年度好书候选书目、《晶报》深港书评2015开年好书推荐等重要榜单。

经过一年时间的编辑、修订、校阅,下卷《自由的科学》终于在读者的热切期待中推出。

从艺术到教育,开启现代政治世界的大转型

《启蒙时代》上下两卷以100万字的篇幅,为读者呈现了18世纪以英国、德国、法国、美国为代表的西方思想文化思潮如何相互交往、影响、融合,并形成合力,塑造了与西方的基督教世界观截然不同的新的世界观和价值观,这场被后世概括为“人的觉醒”的大思潮,便是广为人知的“启蒙运动”。这场运动的参与者包含了历史上很多伟大的思想家,如卢梭、亚当·斯密、伏尔泰、狄德罗等,也包含了很多伟大的政治家,如普鲁士君王腓特烈大帝、美国国父杰弗逊、富兰克林等,以及我们耳熟能详的艺术家,如音乐家海顿、画家格勒兹等。

狄德罗的戏剧、伏尔泰的小说、休谟的认识论、莱辛的论辩、康德的批判……如果说,《启蒙时代(上):现代异教精神的兴起》是思想家们披荆斩棘,在思想文化领域为拉开这场运动铺垫道路,那么在刚刚面世的《启蒙时代(下):自由的科学》中,思想已经获得了撼动现实的力量。本卷中,盖伊从医学的进步讲起,详细生动地描画了在自然科学、人性观、艺术、社会科学、政治、教育等领域,启蒙时代发生了怎样的变革。死亡率的降低,医疗技术的改善,让启蒙时代的中上阶层拥有了一种新的生命意识,就是对于自身生命和创造力量的自信。“天道酬勤”,取代“听天由命”,成为启蒙时代的科学家、商人、政府官员以及哲学家普遍坚信的信念。启蒙哲人在这种时代氛围下,着手改造社会的雄伟事业,设计出社会、伦理、政治、美学的种种纲领,尽管具体的观点各异,但是他们有着十分明确的政治目标,即为一种世俗、合理、人道、和平、开放、自由的社会和政治秩序发声,比如,莱辛等人竭力倡导的宗教宽容,孟德斯鸠对奴隶贸易的讽刺,伏尔泰对于司法正义的大声疾呼。

启蒙带给现代世界的,是最好的东西,如自由与民主

2015年,在《纽约时报》悼念盖伊的文章中,曾将《启蒙时代》的重要性评价为,它将一座座思想家的孤岛联结了起来,优雅明晰的行文风格,鲜明的叙事线索,让这本书对普通读者也极具吸引力。启蒙哲人是一群我们熟悉的陌生人,将他们栩栩如生地与我们拉近,的确是《启蒙时代》的一大贡献,但如果把《启蒙时代》放到思想史的脉络中来看,其学术价值更不容小觑。

《启蒙时代》是论辩的产物。“二战”之后,伴随着极权主义的政治悲剧,学界对启蒙运动的研究也出现了升温和耐人寻味的分化,一些西方学者对启蒙的评价是负面的,认为启蒙运动不过是用理性的乌托邦取代宗教的乌托邦,这种乌托邦的变形在当代仍在重演,比如法西斯主义,而这些的源头就是启蒙运动的异化、蜕变和局限。但是,盖伊作为纳粹种族政策的受害者,却无法接受这样的观点。他用整个前半生的人生经验和学术关照,用洋洋百万言为启蒙运动正名。针对贝克尔、塔尔蒙等人对启蒙运动的贬抑,盖伊明确把启蒙运动与当时学术界热议的“现代性”正面联系起来。他认为启蒙哲人发扬光大了古代的理性、批判精神,提出和阐释了丰富的新思想,对现代性的核心价值观、现代人文社会科学乃至现代自由民主政治均有筚路蓝缕之功。

正如西方政治学者德·迪金(Annelien De Dijn)所说,彼得·盖伊的《启蒙时代》首次明确地阐释了西方的政治现代化形成自启蒙运动,因为,民主的价值、民主体制以及现代自由主义民主的创生,均来自这场运动。从写作《启蒙时代》的20世纪六七十年代到今天,盖伊的这一观点,已经在英语学界广被接受,并不断被巩固,如最近学者乔纳森·以色列(Jonathan Israel)的研究。而《启蒙时代》也为彼得·盖伊赢得了广泛的声誉,他从此登上了新文化史写作的舞台,曾荣获美国历史学会杰出学术贡献奖、美国艺术与文学院金奖等奖项。

爬梳丰富文献,还启蒙时代一个血肉之躯

2015年去世的彼得·盖伊,享年91岁,被誉为“文化史领域的弗洛伊德”。2007年的《纽约时报》称盖伊为“美国首屈一指的文化史学家”。他笔锋优雅,擅长将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手法运用到文化史的研究中,见微知著地挖掘史料,建立联系,从而构建出一幅幅妙趣横生、意味隽永的文化史图谱。正像与盖伊在耶鲁共事近十年的历史教授乔恩·巴特勒(Jon Butler)所说,“盖伊想要构建一个思想的世界,这本身就是一个优雅的想法,而盖伊又以优雅的笔触将其表达出来,只有极少数的历史学家能够达到盖伊的成就”。

在新书《启蒙时代(下):自由的科学》中,盖伊细致描绘了在科学、艺术、政治、教育等领域,思想家们是如何与其所处的历史环境互动,新思潮是如何在旧氛围中破土而出的。不同于我们通常理解的启蒙时代,在盖伊的笔下,启蒙不再是干涩的思想、观念,抽象的方法、口号,而是一幅生机盎然的生动画面,我们可以看到卢梭的敏感犹疑,亚当·斯密的和善圆润,富兰克林为了赢得欧洲对美国独立的支持,在上流社会的妇女沙龙中施展八面玲珑的手法,以及享有巨大声望的伏尔泰也曾为入选法兰西学院院士愁苦纠结。这些思想家们跨越国家地域,相互拜访通信,既在同一战线上与教条思想斗争,相互之间也有鄙弃、抵牾。通过阅读、梳理数量庞大的史料,“启蒙时代”这个抽象的词汇,被盖伊分解为许许多多具体的历史事件,不同于我们通常对学术研究的印象,盖伊虽然带着历史学家的审慎,带给我们的却是启蒙时代这个迷人的故事。UCLA的历史教授、《历史的真相》作者玛格丽特·雅各布说:“《启蒙时代》是我们当今最后一部伟大的作品,勾画了启蒙哲人和他们的世界,盖伊的这部著作堪称典范,对于这一主题,盖伊有着百科全书般的把握。”

著名学者余英时称《启蒙运动》是关于欧洲启蒙运动史的经典之作,上下册虽然分别完稿于1966年和1969年,但根本不发生所谓“过时”的问题,近三四十年来,这一领域尽管日新月异,却未出现一套系统的新解足以取本书而代之。“今天有不少人开始怀疑以至于批判启蒙的历史与现实功能,但无论对启蒙取肯定或否定的态度,首先我们必须认真地认识它,盖伊的经典之作为我们认识启蒙提供了迄今为止最可靠的一座桥梁。”(余英时)美国著名历史学家、殿堂级历史教科书《现代世界史》作者R. R. 帕尔默则评价:“盖伊教授是研究启蒙运动的美国学者中之翘楚,故这部著作极为重要。它在许多方面都是不同凡响的杰作。”

彼得·盖伊的另外一部五卷本巨著《布尔乔亚经验》已由世纪文景出版了第1卷《感官的教育》,第2卷《黑衣的爱神》也将于今年出版。

引用网址:http://www.tushulian.com/chuban/5908.asp
责任编辑:何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