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猫书城,正品低价,天天促销!您的位置: 图书链 » 数字出版 » 正文

掌阅:打造平台,塑造IP时代数字阅读新形态

2016-7-23   原业伟/文   来源:出版商务周报

在 “2016中国数字出版年会”上,掌阅科技创始人张凌云做了主题为《数字阅读:从平台到生态》的演讲,与与会者分享他眼中的数字阅读五大趋势。而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主办,掌阅科技共同协办的中国数字出版年会分论坛,主题就是“IP时代,数字阅读新形态”。分论坛上,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副院长张立,掌阅科技联合创始人、掌阅文学负责人王良等畅谈了对IP及数字阅读的观点。

数字阅读是数字出版的上游,数字阅读的平台和生态打造,是塑造IP的基础。

加强版权保护,IP时代更需原创力

2015年,我国数字出版产业保持强势增长势头,《中国数字出版产业年度报告》显示,2015全年收入规模超过4400亿元。其中,互联网广告、移动出版与网络游戏依然占据收入榜前三位。也正是如此,国内对于版权的保护意识越来越高,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副院长张立在致辞中指出了当前保护版权的重要性,表明版权是工业文明以来对创新创造的保障,不仅是中国的问题,更是全球面临的问题。

与此同时,张立也对一些数字阅读企业在版权方面的不懈努力做出了肯定。他以掌阅为例进行了说明。目前,掌阅与国内外近600家优质的版权方合作,引进了高质量图书数字版权图书50万册,并于2014年10月获得全国版权示范单位,2015年6月荣获第四届世界知识产权组织版权金奖。最后,张立倡议产业内版权应健康发展,让内容产业保持原创力及创新精神。

IP运营的行星模式,围绕IP开发衍生产品

打造优质IP,完善生态布局

现在的数字阅读企业,都在向着完善生态布局的方向发展,并在2016年迅速启动。张凌云认为移动阅读及很多应用在2012年时曾给移动互联网带来巨大推动,但现在用户红利时期已经结束。他坦言,现在获取一个用户的成本要更高,而且很多用户已经倾向于使用固定的应用来获得服务,让用户改变使用习惯很困难。张凌云认为,生态扩展绝不仅仅局限于目前的阅读器、网络原创文学等部分,而是通过学习和探讨,让企业在未来能够抓住更多的发展可能性,因此今年是生态建设之年。

张凌云谈到,在用户红利消失的同时,企业也迎来一个契机,那就是告别野蛮生长,用精细化的生产和服务来满足用户。除了降低成本,提升效率外,掌阅还尝试各种创新,例如图片剧和二次元的娱乐阅读等新方式来为服务增值。

张凌云认为,现在的数字阅读用户群正在快速改变,以90后、95后数量最为庞大,而且喜好的内容和风格同80后完全不同,因此在内容的创造上,也要充分考虑到新一代用户的喜好,而不能以过往的老经验来满足新用户。

作为掌阅文学负责人,王良认为当前IP虽然很热,但是实际上要想真正地把全产业链IP做起来很痛苦。他谈及了IP产业方面存在的一些问题,如传统IP授权方没有平台和用户能力,授权分散,无法协同运营;利益无法合理分配,购买版权后风险过大;粉丝用户无法聚合,形成不了流量力量等。

“好的IP一定是有多种内容形态,单一内容形态即使受众再广,也很难形成IP概念。”这是王良对于一个好IP的理解,他同时也指出,文字、基础形态、漫画,或是游戏最终都是殊途同归,虽然起点形式不同但是最终形式一样。王良以掌阅平台上的图片剧《指染成婚》为例,其基于文字内容又提供了视觉、听觉感知的产品形态,与用户的互动性极高,短时间内就拥有了大批粉丝用户,关注度更是节节攀升。

王良还谈到,目前掌阅对于IP运营方面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从之前围绕内容开发到围绕用户开发,把普通读者变成深度粉丝用户,并围绕用户的感观进行多维的产品开发,满足不同用户的需求,最终在用户一方产生价值。

IP运营的粉丝模式,打造粉丝经济

抓住核心用户,打造粉丝经济

文字作为最基础的内容载体,能够衍生巨大的潜力。与此同时,动漫作为具象的图像和影像,在IP衍生上的价值同样很大。中影年年(北京)文化传媒有限公司CEO钱晓宇认为2015年动漫产业是迎来风口浪尖的一年。钱晓宇谈起对于IP的理解:“字面上大家说IP就是知识产权,但从动漫的角度来讲,不仅仅是知识产权可以涵盖。我认为IP在动漫方面就是粉丝经济,在创造一部作品的时候,先把粉丝流量做起来。”他还谈到,随着互联网文化产业跃进式的大发展,动漫产业必将进入一个新次元:“未来的动漫将由核心用户转向大众用户,演变出新的互联网商业经济,最终将成为进入大众的流行文化。”

乐视影视互联副总裁何凤云认为IP一定要有用户。围绕用户,企业们通过多文本(电影、漫画、网剧)形式,通过多终端(电视、手机、电脑),在多场景(聚会、书房、地铁)中给用户提供生活陪伴。她表示,乐视希望对外界传达的商业模式就是全流程参与,内容体验者即内容创作者。面对海量的内容,如果产品不独特,不独有吸引力,就会直接被淹没,因此让用户参与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她也认为,IP已经进入3.0时代,即多维生态的价值开发时代,之前对IP收割的做法已经不能持续,与掌阅等在行业中积极努力的公司合作,可以在未来实现共赢。

天赐游戏CEO于贤文谈到,2013年、2014年有很多IP被毁掉了,因此这一年既是“IP年”,也是“毁IP年”。很多游戏拿到好IP后,把内容换一下就挣到了大钱,但作品粗糙,对IP伤害很大。他认为游戏与IP的结合可以分为两步:第一步,各司其职做好自己内容经营的产出;第二步,大家做一些有必要但是不过分的联动。这样每个环节产出的作品都能够更饱满,并且联动后更具商业价值。

对于IP现在的火爆市场,两位网络文学作家纯情犀利哥和阿彩有清晰的认识。纯情犀利哥认为,虽然现在市场火爆,但无论报价多高,还要把书内容写好,才能把IP做起来。阿彩则认为,网络文学在创作伊始就与读者充分互动,根据用户需求调整内容,可以说是用户参与的作品。虽然IP对作者诱惑巨大,但是这是分工合作的社会,作者的工作是写让读者满意的故事。至于后一步的推广和合作,游戏、漫画等专业创作应交给专业的人做。

张凌云也曾谈到,生态是一种合作。在游戏、影视、动漫、二次元等各个领域,由于用户对内容的品质要求快速提高,因此需要生态链中的企业带有建设精神,深度合作才能将产品做好。他认为,接下来企业间将比拼谁的生态建设得更好,而破坏他人的做法并不能满足市场快速增长的需求,最终将破坏自己的竞争实力。

与会嘉宾也一致赞同,IP带来的红利巨大,但需要生态环境中各个企业各司其职,紧密协同,同时必须充分注重用户的态度,无论在文学还是影视作品的创作中,都要倾听用户的声音,把用户变成粉丝,在粉丝的推动下,让IP实现价值的成长。

引用网址:http://www.tushulian.com/chuban/5932.asp
责任编辑:何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