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猫书城,正品低价,天天促销!您的位置: 图书链 » 美文摘抄 » 正文

折纸蚂蚁《我在闹,你在笑》摘抄

2017-9-18   折纸蚂蚁/文   来源:《我在闹,你在笑》

折纸蚂蚁《我在闹,你在笑》摘抄·文章插图

大约十点钟,他们来到提前约好的舞蹈排练厅,然而邱若谦居然比他们到得还要早。

SeSe瞟了一眼身边的沈瑜,便朝着邱若谦翩然而去。他们站在一起,相仿的年纪、同样年轻俊俏的脸庞,有说有笑,完全忽略了沈瑜的存在。

SeSe的确没有向他提过选谁做舞伴,但……看到邱若谦,他也的确有些意外,或者说,非常意外。

项目经理万万没有想到大老板会亲自驾到,除了每年的集团年会,她很少有机会能亲眼看到大老板,这样的见面,足够她在公司同事面前扬眉吐气,炫耀半年。除了兴奋之外,她也格外紧张,做事小心翼翼、说话轻声细语,特别担心自己出错。

沈瑜干脆在场边的椅子坐下,拉开阵势打算全程“监督”。这样一来,项目经理的全部心思都放在如何把BOSS伺候好。

舞蹈老师三十岁左右,对SeSe和邱若谦和颜悦色地教导,丝毫不吝啬夸赞,同时也非常严格,有着极高的要求。

沈瑜目光紧紧追随着SeSe,却觉得怎么坐都不舒服,排练室的空调似乎也不太管用。

他拿出手机,编辑一条短信发出,很快便收到回复:家世清白,出生书香门第,父母都是B大的教授,独生子,曾入选过男网中青队,后因学习主动退出,多次取得全市、全国青少年网球单打冠军。

这些和他知道的差不多,于是回复:继续查。

“小伙子,你不要这么紧张,我理解你面对这么漂亮的姑娘的心情,但是放轻松OK?轻松一点儿才有更好的表现,这样你的机会也更多一点儿,你说对不对?”舞蹈老师意有所指地说道。

沈瑜听闻舞蹈老师的声音,便抬头看过去,舞蹈老师正站在SeSe和邱若谦之间,SeSe笑吟吟地看着邱若谦,他也笑着,并且点头称是。

排练进行中,梁韶雪来了,她坐在沈瑜的旁边,看了一会儿,忽然拍了拍沈瑜问:“这个小舞伴是不是打网球那个?奇怪,当时送花的那个怎么没来?”

沈瑜不禁皱眉:“你不去准备婚礼,来这里凑什么热闹?”

梁韶雪理所当然地回答:“看SeSe跳舞啊。婚礼有张启在,一切他做主。”梁韶雪无所谓地挥了挥手,继续津津有味地看着。

经过一个小时的排练,舞蹈小有成效,老师再三强调私下要多练习,并且约定了第二天排练的时间。

沈瑜原打算和SeSe一起吃过午饭后,再把她送回家,可是她却不好意思地解释说:“我们和朋友约好了,一起吃午饭的。”

沈瑜看向她旁边的邱若谦,此时他也正不卑不亢地看着自己。看来中午她是要和他一起吃饭的吧。

虽然心里有些不舒服,但他还是绅士地说:“好,我送你们。”“顺便也送我。”梁韶雪拉着他的袖子,“强硬”地要求。

之后的这一天,他的心情都不太好,总是出神,手下的人不明白为何如此,每个人都非常小心谨慎,以免踩到老虎的尾巴。

第二天,他按照老时间去接她,邱若谦竟然比他早到,并且主动礼貌地和他打招呼。

SeSe下来之后,有些抱歉地说:“不好意思,叔叔,昨天忘记告诉你若谦会来接我。”

“没关系。”他虽然这样说着,下颚线却越绷越紧。SeSe打量着他的神情,继续说:“下午也有安排,晚上可能会晚些回来。”

沈瑜说:“结束后我去接你。”

“不用了。”

“我去接你。”沈瑜再次重复,语气不容反抗,SeSe只得乖乖点头。

他目送着SeSe和邱若谦上车,等他们的车从视线中消失后,他才钻进车里,一团火在胸腔肆虐,如何也无法平息,手掌狠狠拍在方向盘上,一声刺耳的“嘀”在小区上空响起。

城内的天被霓虹灯渲染成红色,偶尔才能看到月亮,几乎看不到星星,沈瑜躺在车里,透过天窗望着褐红色的夜空,寻找着那被隐匿的星星。指间夹着一根点燃的烟,也许是被烟熏得太久,他的眼睛已经开始微微泛红。

一根烟燃尽,他又重新点了一根。就这样躺着,时间在无声中一分一秒地消耗,直到街对面的小店门前,变得热闹。

他灭了烟蒂,从车里下来,站在车旁,目光紧紧追随着对面那个正在说笑的姑娘。

她穿着格子衬衫、牛仔短裤,长腿笔直纤细,脚上的牛皮小短靴更显俏皮可爱,长发是与生俱来的栗色,发梢微卷。说笑时,眉眼弯弯,露出两个浅浅的酒窝,煞是好看。别人说话时,她会很认真地听,很有礼貌地看着对方的眼睛,目光专注,即便是有不认同的地方,也不会打断对方,而是耐心地听下去。

他看得入神,甚至当看到她挥舞着手臂时,也没有意识到她是在对自己打招呼。片刻后,他才反应过来,垂眸敛眉调整好情绪,阔步穿过了马路。

“叔叔。”SeSe蹦跳着到他面前,亲昵地挽住他的胳膊,“都是我的朋友,你都见过了哦。”

“嗯。”沈瑜抿着唇,点头轻笑,然而心里,却开始厌烦这个被她喊了多年的称谓。褚茗子趴在苏暖的背上,羡慕地说:“我也好想我的叔叔来接我。”

苏暖耸动肩膀,顶开她的脑袋,嗤笑着说:“少来。”

沈瑜笑了笑说:“不介意的话,可以让我这个叔叔送你回去。”

褚茗子不好意思道:“不用麻烦了。”又指着顾凌然和邱若谦说,“你们两个都开车了,开始分工。”

和大家分道扬镳后,SeSe和沈瑜在路边等着绿灯亮起,她始终拽着他的袖子,不肯撒手。当红灯转绿时,他忽然反手握住了她的手,温热的手掌将她紧紧包裹住。这个他做得极其自然的动作,却让她彻底呆了。曾经,他只会抓她的手腕,可是现在……

“走了。”他回头,若无其事地提醒。像是什么都没发生一样,淡然自若。

文章标签:经典
引用网址:http://www.tushulian.com/meiwen/8170.asp
责任编辑:何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