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猫书城,正品低价,天天促销!您的位置: 图书链 » 美文摘抄 » 正文

《柏林也许不相逢》摘抄

2017-9-22   罗小葶/文   来源:《柏林也许不相逢》

《柏林也许不相逢》摘抄·文章插图

冬季刚刚开始,柏林的天气似已经深陷酷寒,呼啸的风打在耳边竟然刮得人脸生疼。

葛兰裹紧羊绒大衣,推开车门抬头望了望那栋哥特风的建筑物,丽思卡尔顿酒店,这是她的顾客住的酒店,十六世纪欧洲的建筑风,低调奢华充满文艺复兴时期的工艺味道,内部装潢也奢侈到了极点,入目便是一片金碧辉煌。

刚进入大堂打算将大衣脱掉,一位老者已经迎了上来。

“小姐请留步。”老者眼皮上挑,长得像猫头鹰,他上下扫视葛兰:大衣里包裹着她曼妙身材的衣物露出了一点深绿色。

老者皱着眉头,看葛兰停下了脚步。

她的身后再没有别人了,只透过玻璃门见到不远处停着的吉普车,驾驶位上坐着一位嚼着口香糖脑袋上戴英式贝雷帽的男人,他的表现远不如他的打扮绅士,不时吹着泡泡,一副痞子样。

也难怪老者会露出这样的表情了。

但葛兰没有为自己的同伴解释的意思,站定在老者前方,一动不动,背脊挺拔。

老者转身上了楼,约摸等了半个钟头,葛兰才见到庞大的旋转楼梯上走下来几个人。

烟灰色的身影夹在身着黑色西装的黑人之中,那人影身材高挑,侧着看有一点清瘦,走路的姿势带着一股子老英国派的绅士样,这样从容优雅的气质很难让人忽略他。走近了看,葛兰意外地发现他长着一张偏东方人的面孔,但深褐色的眼珠看得出来他有另一半的英国血统,他的眼睛很亮,不由自主地就吸引人去看。男人盯着葛兰看了一会,将她上下打量个遍才淡淡收回视线。

葛兰发现这人的眼睛不能深看,一不小心就要被吸入深渊。

“林恩·杜邦(DuPont)先生,我是你的翻译。”

“翻译?”男人轻启嘴唇,发出疑问。

老者凑在他耳边说了两句话,男人才没有再提出问题,转而彬彬有礼说道:“有劳你了。”

葛兰点头,没有主动伸手表达握手礼仪,侧着身子让开了道。

“我们派了车,先生请移步。”派的车自然是方才停在门口的吉普车,戴贝雷帽的男人已经跳下了车拉开了门等在原地。

男人抬脚,似乎是迟疑了一下,回头看了眼老者吩咐道:“其他人就不用跟来了。”

“可是少爷……”老者想要阻止男人,飞快地看了几眼葛兰,露出一个担忧的表情。

那表情是在说:这么个瘦弱的女人可以保护自己的少爷吗

“老先生请放心,我还有其他的同事。”

林恩“嗯”了一声,转身走了出去,葛兰抬手为老者也做了请的姿势,老者这才跟上。

上了车,葛兰同林恩坐在后排,老者坐在副驾驶位上。

方才那咀嚼口香糖的男人不发一言地从镜子里看了一眼,老者特意拉了拉安全带。男人看到车子后方没有异常情况,眼角却瞥到了老者的举动,微笑着启动车子,“这里出发去国会大厦的路程很短,国会大厦是柏林官方的地盘,守卫森严,除非是从天上掉下炸弹,否则凭我们的身手在短时间内无人能近身。”

老者这才注意到痞子男人腰间别着黑色的硬物凸起。

这辆车内的装饰也似乎与其他车不一样,有许多从来没见过的金属设备和电子仪器,老者回头看后排的少爷和葛兰。

车里的葛兰解开了大衣扣子,露出了包裹住她身体的深绿色戎装。

这个样式和颜色,看不出来是哪国的标志,但看她大衣里侧露出来的枪械,老者眼皮微跳了一下,很快转移了目光。

车子平稳地行驶在空旷的公路上,从上车开始林恩就没有再说过一句话,他甚至闭上了眼睛安静地靠在坐椅靠背上,葛兰注意到他的手平和地交叠在腿上,那是一双修长光滑的手,十指纤纤,如果不是骨架比女人大一些,恐怕会被人误以为是一位绝世佳人的手。

“小姐如何称呼?”林恩突然开口说话,打断了葛兰的思绪。

她移开视线,抬头看他。林恩抿着唇同样盯着她看,很快,他弯了弯嘴角。发现她似乎没有任何被抓包偷看的窘迫。

“我叫葛兰。”

林恩点头,一双手动了动,换了个新的交叠姿势平放在腿上。

过了许久,没有人再说话。只听得见四人细细的呼吸声,车子途经圣保罗教堂时,坐在身旁的雇主林恩才轻轻出了一口气,对着玻璃窗户的镜面呢喃出声:“我们是初次见面吗?”

话是问葛兰的,前排的两个男人也都竖起了耳朵听两人的动静。

开车的布鲁斯尤其夸张,嘴角的笑容快咧到耳根了。

葛兰没工夫再关注他,心不在焉地应了一声:“是。”她的注意力全落在教堂周边的行人身上。

据说当日的袭击案件里有目击者看到凶手逃进去了。她小心地观察着每个路过的车辆和行人,谨防有诈。一辆黑色轿车并排行驶在左侧,葛兰按下车窗一条缝,往后望了望,风吹过耳畔,她又听见他说:“可我似乎在哪里见过你?”

按在车窗下金属零件上的手顿了顿。左侧那辆黑色轿车车窗被人打开了,一个白人小男孩探出脑袋冲她笑,她再次将车窗关上,收回手。

文章标签:经典
引用网址:http://www.tushulian.com/meiwen/8177.asp
责任编辑:何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