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猫书城,正品低价,天天促销!您的位置: 图书链 » 书评 » 正文

《爱与生》:文化教养匮乏的一代

2017-2-1   江泽涵/文   来源:现代快报

经济大发展的这二十年来,个人主义空前强盛,人文情怀暗淡,对爱情和家庭也没几分忠诚,包养、出轨等像形成了风气似的,肆意延宕。韩东基于这样的背景创作了《爱与生》。小说的主线十分简单,即王果儿恋爱观念的转变。小说塑造了三个人物:王果儿,天真任性,私生活糜烂,经过多年的荒唐恋爱后,她幡然醒悟,决心去追逐真爱;张军,王果儿的男朋友,油腔滑调,不务正业,为了钱财,可以教唆王果儿去色诱富商;齐林,王果儿的追求者,事业有成,讷言忠厚,就是年龄偏大了些。

这三个人物形象都十分荒诞。而韩东讲故事的时候也采用了荒诞手法。王果儿明知张军人品卑劣,可还愿与他苟合,她认为张军幽默、诙谐,相处在一起很开心。齐林这个钻石黄金男,几近完美,可怎会爱上王果儿这种女人?怕不是用“爱情的逻辑就是没有逻辑”这种话就能够解释清楚的。最不能让人接受的是人物的命运,在同一次车祸中,齐林这样的好男人死了,偏是那王果儿活了下来,还是齐林生前立的遗产继承人。王果儿认定齐林是自己这辈子的真爱,可惜始终没能怀上他的孩子,就想到了借种的法子,而借的居然是张军的种。

整个故事是荒诞的,故事人物也是荒诞的。只能说韩东为我们展现了一个无限可能的时代。除了荒诞手法,韩东还融入了宗教哲学。小说叙述者、王果儿的男闺蜜“我”,就是一个研究佛学的人。这个故事暗含“因果循环,死生轮回”。在佛家看来,生命无论善恶、贵贱,一律平等。或许正因如此,韩东才安排了齐林死去,而让王果儿和张军活着。王果儿在和张军恋爱的三年里曾堕胎八次,“我”称被堕掉的胎儿为“小婴灵”,他们被堕掉之后,会一直跟着父母,以寻求再次投胎转世的机会,这想来十分可怖。我认为因果之说在一定程度上是存在的,所以做人要行善积德,纵使不信因果,也不可随意亵渎。

小说中各人物甚少涉及外貌描写,韩东仿佛是刻意将这些人物模糊化、符号化。冷眼旁观,我们周围不到处充斥着王果儿和张军这样的人吗?他们说到底也只是现实世界的一个缩影罢了。韩东的难得之处在于直抵世态人心,赤裸裸地揭露“生活里的平庸比我们知道的还要平庸”。掩卷回顾,余音绕梁。整个故事寓意深刻,反讽力度强烈,道德谴责就像空气一样弥漫着。其实,与其从道德的角度来谴责“王果儿”和“张军”,不如从文化教养的角度来对读者循循善诱。现代教育设施在历史上是空前的,但那主要是针对知识和学历,而不是文化教养。“王果儿”和“张军”就可以看成是文化教养匮乏、情商低弱的一代,人生信条可以轻易地变形,也不认为自己的选择是自私的,行为是错误的。

我们没能继承传统文化的精髓,也没能正确辨别人家的文化,以致自己糊弄了自己。在这方面也有上代的因素,他们在潜移默化中鼓吹、滋养了许多坏习惯,打造的这个社会令年轻一代心中惶惶,无所适从,很容易被荒诞的现实裹挟。在信息化时代,不要沉迷于网络、手机,美食、旅行也要有尺度,唯有端正心态,学习文化,才能明心见性,我心有主。

引用网址:http://www.tushulian.com/shuping/7468.asp
责任编辑:何毅

相关文章